苍术

那个眼里有星星的王杰希是我难舍的爱人,那个有明眸和和虎牙的王俊凯是我放不下的小偶像。――噢!我的天!原谅我的花心!

        他们扼喉痛饮
        把一身反骨深深埋于血肉之中
         为了至亲,为了挚爱!
                                  -——月下华椰子
                                            月下术

        “我们是爱着您的。”
        他梦见遥远的某个困倦的午后,似乎有银发的青年为他盖上外衣,温柔地敛下秀丽的眉眼,在他的耳边留下模糊的叹息。
     

      “ 曾经的Tsuna.Vongola。”

      不同时空,记忆模糊。

   我喜欢记下小小的段子。(^~^)
也许是以后要写的。
 
   记人物:  Cyril  西里尔
                   英俊的调酒师
             终其一生,爱而不得。

        他始终记得那人曾在他唇上一吻而过,好像花瓣漂在水面上,那人的眉宇依稀可见倔强的影子。
        而他望进那双眼,至此囚了平生。
      
       注定是前世因,今世果
       神在惩罚他。
    

       意大利男士的爱恋光明且自由,可婚姻或许不是。
      
        如果你已不在人世,让我去找你,活着寻找你留下的痕迹,死后追寻你的亡灵,我不想离你太遥远。
       
        从遇见你的第25237秒开始,到87岁时遇见这场谋杀为止。
        我爱你,不论你看不看的见。

                                       -————短信已发送
                .                                收信人:真

    我想问问我们的天父,尽管我不太信奉他。
    在大多数人都不可能记得的前世姻缘里,
    我有多少次犯错?
    是否罪无可恕?
    所以判定了今生的彼此错过?
    我的瞳孔里,为什么没有你的身影?
         
                                       

                                       -————短信已发送
                .                                收信人:真
     我爱一切的美丽
      唯有你
     我才甘愿放弃不断的流离。
                                    

                                       -————短信已发送
                .                                收信人:真
      
      快穿,主角的手机留在这个世界。认定已死亡。



                 

  愚忠,愚爱

    他的将,骨上刻着狂,眉宇间描下傲,精美的皮囊也被他使得粗放,决然不带柔弱亲人的样子。

    王的怀里倚着人,柔弱无骨的身子被他攥在手上。
    他扬了眉尖,勾了唇角,
    却想着他的将。
    青行灯那斯曾赞:大江山的鬼将,貌若好女,瞳眸似月,笑中有逆骨。
   又见女鬼垂下头低笑,笑的低沉暧昧。
   ……极适合生于爱,存于爱,于爱亡。
   她对上鬼王的眼,游离尘世间讲故事的鬼的眼,勾得人魂,引得人魄,连妖鬼也难逃,却让鬼王隐了笑。
    那姿态妖娆的鬼,便是离去前,也不忘摸上那一张如玉的脸,在鬼将后知后觉的恼怒中大笑着倚灯远行。

自己都没眼看系列……预留段子
  啊啊啊啊啊!许愿酒吞?
鬼王大人忍心看茨木一只妖眼巴巴看着别家的酒吞?

  之前看位太太的小说,里面有妖刀姬叫茨木娘亲她的梗,比较有意思的是,2号下午抽到的茨木,结果4号下午同一频道,我特别痴汉地喊酒吞的名字,结果出了妖刀!
  我简直沉浸在太太的梗里不可自拔!大大酒茨特别棒!
@燕承

  刚刚发生了很悲伤的事,攒到毕业发的段子不小心被删了,哪位太太有办法从新找到?

暂无标题

  续之前写的,不打草稿了,我是个坏人,,。

    酒吞童子捡回来一只妖怪。够山上的妖怪沸腾的。
    酒吞童子是谁?大江山的鬼王。
    大江山的小妖们都看见了,那一天虹销雨霁,他们的鬼王拎着一个白发幼崽灰蒙蒙的衣领把他带到大江山,本以为是当作口粮,结果他们的大王随手把那幼崽扔进姑获鸟的怀里,看那只女妖瞬间心花怒放的慈爱的脸,看她揉那只幼崽蓬松的白发。
    他要养着这只小鬼。大江山的鬼王坐在他的王座上,,一双眼似笑非笑。
    幼崽叫茨木童子。小妖们面面相觑着嘘声,谁都看的出来这只幼崽伤的这般惨烈是他们的大王干的,谁都看的出来这只幼崽由人化鬼,谁都看的出来这只幼崽的名字是酒吞童子给他的,为何?他们没必要知道。
    茨木童子啊,是被欢喜着的的。被谁?被大江山上的鬼王酒吞童子。小妖们径走相传。
    大江山的鬼王怎么说呢?他只是看几天后被姑获鸟带来的穿着白色里衣的脸上露出欢欣的茨木童子,看他头上抽芽似的长出的鲜红的犄角。
    他想起大江山一隅的枫叶林,也是茨木角一样的色泽。真美啊!他想。
    “吾如今好了个透彻,吾王啊,再与吾一战吧!”嚷叫的妖怪还不到鬼王腰腹的位置,他的眼睛那么亮,酒吞看着他,像在看一心求死的蠢货,又像在看他醉卧山上时撒下微光的月亮。
    他想起那一夜向他起誓的小妖怪,他的眼那么亮,看起来真是有威风凛凛的气势,让鬼王大人有那么一点点正视他的兴趣。
   他不说话,径直坐到门槛边从怀里掏出酒盏倒酒喝,由妖气酿成的神酒甘美,让鬼王眯起双眼,山上已然星辰布满,月亮并不明亮,冷却不清。
    鬼王的眼前映着茨木的眼,你看,这小鬼的眼睛生的大,却紧紧锁有酒吞童子一名妖怪,酒吞就被这样愉悦到了,谁能挡的住呢?这样满心满眼的都是你。
    小鬼的脸是漂亮的,他不笑的时候没有一点烟火气,他就坐在鬼王的面前,没有一点被拒绝的焦躁,看的鬼王有点想摸摸他毛绒绒的脑袋。
    “给本大爷喝!”酒吞扔给他酒盏,那小鬼竟没有一点准头的用怀抱扑住,小心的惹来鬼王的嗤笑。
     是鬼王,哪是个体贴人的呢?
    鬼王一杯杯的喝,茨木就一杯杯的和,也不开口,神酒珍贵,酒吞也不可惜。等到酒吞再把目光落到白发小鬼身上时,那小鬼弯着眼睫略湿似垂泪,脸红的通透,显然是醉了。酒吞想,一个男妖怪生的惹人怜爱的模样倒也是有趣,教谁都想逗逗他,再亲吻他。
    毕竟谁不知大江山的鬼王是由人化鬼,有些普通妖鬼没有的萎靡心思也是做鬼的潇洒。
    呵。
    酒吞喝着酒,靠着他的鬼葫芦,不再管被他一巴掌放倒的茨木。
    妖生倒也乐哉
    这小鬼,现随他罢。
   

真的第二天抽到了茨木,可不是我的!(╥﹏╥)
继续许愿茨木!
   
   
    

    
    
   

女孩子晚上不适合晚睡,想太多不好。

只是由喝酒上脸引发的脑洞

  我简直渣,可没办法~原谅我好像、真的把茨木小天使弱化了,小天使没醉没醉!这样看着才有趣!如果喜欢的话。

  自黑清明一战后,红叶做了清明的式神,酒吞不再纠缠,茨木多是伴在他身侧,与他的挚友饮酒作乐,那些前尘旧事,做妖怪如此,有何可谈?有何可叹?酒过喉头,好不快活。
     茨木饮酒红了脸,酒吞看着,端着酒盏恍恍惚惚分不清彼时现世。喝酒上脸的大妖怪是真好看,比平时更多几分木讷乖巧,难得似乎噙了水的眼眸,像人类红着脸要哭的样子,更添一丝柔软三分美艳,剩下的还有几分说不上来,呵,怎样让一只鬼哭呢?酒吞以掌覆脸,挡住嘴边勾起的笑,坐在鬼王的身边的茨木不发一言,当真可怜可爱,鬼有心的话,怕都化了几分。
   夜凉了,风留恋抚摸这两个鬼的身体,占了这大江山鬼王的便宜,连他身边鬼也不放过。
   可笑,可笑。
    酒吞做了梦,世事恍惚,梦里他把过去有关茨木的一些事记得这般清。
   他酒过几巡,甚是清明,鎏金眼睛的鬼举着酒盏,喋喋不休,他亦是得趣,一双紫烟般的眼瞅着那鬼,彼时年少,那鬼身量轻轻,容颜端得雌雄莫辨,红过双颊,自是妙极。
    源这小鬼吮酒过脸,可笑可笑。
    只当是笑料,如今,别有风味。
    梦醒。风声飒飒,远有大天狗于树上吹笛声,绕到大江山来。
    鬼王是爱极了咧嘴笑的
    黄粱一梦?怎可!
     茨木童子的眼,墨似的眼白为夜幕,金色的只对酒吞童子一妖盛满热烈的瞳孔,盛十五中秋的圆月。
    ……竟是月亮,
    他欣赏地注视白发大妖的眼睛,蠕动几下喉结,熏熏然把话吞进去。
     我的月亮。

   “挚友你在看什么?”
   “……在看本大爷的月亮。”

    后续
    茨木歪着头懵懵懂懂地笑,眨眨眼,欲带好战的狂 气,几分情色,看上去雀跃欢欣,孩子气的可爱,然而酒吞知道他的鬼将尚未醉,他的鬼将还不懂,本该觉得愤懑,觉着羞耻别扭,许是月色太好,气氛正浓,他看着安安静静捧着酒盏的茨木,稍纵即逝地,露出一个如从骨肉里散发的温柔的,张狂的,得意的笑。无法触摸的感情,烈的灼人。
    好样的
    茨木童子啊
    我等。
   “茨木,来亲本大爷这里。”
   “好的挚友!”茨木急急切切地扑到酒吞怀里,吮上鬼王的眼皮,一个都不放过。
    他的鬼将这般冒失,亲的他的眼皮都有些疼,他映入鎏金的眼,轻扬嘴角,辨不清是哭,是笑,是讽,是轻狂。
    看吧,他不懂。

     感觉有些东西真是无可奈何啊,有什么办法呢?明知道不该的,还是自己过不去,真抱歉啊,词语匮乏,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我在想很长很长的故事,有好多个,可从来都是我自己知道,真讨厌,然而我自己最没资格说讨厌。

暂无标题(all茨?)

      想着一个很长的故事,也想写一个很长的故事,真可惜,没有那么好的文笔,写的故事大概会乏味,每段不会太长,多多留情面哦!
  ————————————————~—————
      气质温婉的女子抚摸稚子的面孔。
      汝要乖乖的,她凝视稚子的眼睛,语气柔软。
      现今,汝无名姓。汝要等那大江山上的鬼王酒吞童子。
      女子顿住,眼神愈是温柔。
      去追随他。她说。
      汝要乖。
      为何?稚子坐在石头上,他问。他的眼睛里有尚未明晰的懵懂和无疑的难过,他流不出眼泪。
      母亲,我是有名字的啊!我叫——
      汝要乖。
      女子亲吻稚子头顶与寻常孩子有异的朱红的角,注视他与寻常孩子不同的金色的干净的眼。
      汝要乖。她说。
      尽管她面前的孩子的眼睛里有潮水般涌现的难过。
      因汝和人有异,因汝为鬼子。
      她不敢说,她不能说。
      汝要乖。
      嗯。鬼子轻轻应答,他的眼睛看着天上飘下的雪花,只觉胸腔里浓烈的噬血的欲望,有和这欲望一般的难以言喻的感觉。
      乖孩子,汝要追随的鬼王酒吞童子,红发热烈如火焰,性嗜酒,力量强大,汝要等他。
      乖孩子,汝该抛弃过往了。
      女子一步一步远离鬼子,这爱宕山的深处已飘起大雪,她回头望,鬼子注视着她远离,眼中再无悲喜。
      乖孩子,他会欢喜的。
      如你这般,他会欢喜的。
      女子微笑,她的眼眶再流不出泪,她看那鬼子白发散在地上,如雪落满头。
      乖孩子。她笑,转身离去。
    ————————————————————
     大概是序章,
     对,没错,我要许愿茨木!
     

我爱你。

遗忘:

我是夏常安。
我的脑海中一直有两个人。
一个叫隋玉。
一个叫谌浩轩。
我去找他们。
他们已不存在在这世界。
对不起,
我苏醒的太晚,
没能赶上你们的时光。